第11章 再见了(1/2)

作品:《给我理由忘记你( 沈菲 厉延东)

    她真的很难受,难受的要死了。

    应琛心烦意乱的看着她,“滚出去。”

    沈菲是真的想走,可是她却迈不出脚,痛的她全身都开始冒出冷汗,只能尽力的蜷缩在一起。

    应琛皱着眉扫了她两眼,随后又想起沈雨默因为她昏迷了三年。她要有多狠的心,才能指使人去把人撞死。

    这样恶毒的女人,她就算死一千次都是活该!

    “把她丢出去!”应琛眼不见为净,转过头不再看她。

    当沈菲被这人无情的丢在酒吧门口时,她已经痛的晕厥过去了。

    那人回到酒吧,犹豫半天还是出了声,“应总,刚刚那姑娘好像真的痛,她是不是有什么病啊?”

    应琛扫了他一眼,随后冷笑道:“她?不过是演戏罢了。”

    虽是这么说,但是几分钟之后,应琛心里一直平静不了,最后他以去洗手间为借口出了酒吧。

    大街上人来人往,却看不见沈菲的影子。

    他转身便冲进了酒吧,浑身上下散发着寒气,逼问那人,“你把她扔哪儿了。”

    那人顿了顿,指了指外面,“门口。”

    应琛暗骂一声,坐在沙发上,独自喝着闷酒。

    他竟然魔障了,还出去找她。想都知道那女人是装的。以往每次把她骂的狠了,她不是哭就是装病。以为这样他就能心软?

    “妈的!”酒被他一杯接着一杯的灌进胃里。

    没了再去找沈菲的心思。

    此时距离酒吧不远处的小宾馆内,男人带着一个昏迷不醒的女人到了房间。

    刚把女人扔在床上,便按耐不住的上下其手。

    身上突然传来一阵凉意,沈菲微微睁开眼,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力气。

    眼前的男人很是陌生,她张了张嘴想要说话,却被男人一只手捂住。

    她顿时惊觉,想要挣扎。

    可是胃里的疼痛却让她动一下都困难。

    她只能用自己最大的声音哭喊道:“放开我,不要。”

    男人怎么可能会听他的话。

    沈菲全身赤裸的躺在床上,心里的屈辱让她眼泪恒流。

    “阿琛,阿琛你在哪儿,救我……”

    她哭着喊着,都没有用。

    那绝望的样子刺激了眼前的人,他瞬间脱下裤子便要进去,沈菲却在此刻干呕起来。

    一丝鲜血从她嘴角流了出来。

    接下来便是越来越多的血,她不停地咳血,嘴里是满满的血腥味。

    男人被此时的场面吓得不轻。

    他愣愣的看着沈菲,颤抖的伸出手摸了摸她嘴角边的血。

    再发现她是真的在咳血时,吓得冷汗都要流出来了。连忙穿好衣服,迅速跑了出去。

    沈菲躺在床上,双眼空洞的看着天花板。

    眼睛有些沉重,她眨了眨眼,好似看到了爸妈,再一眨,又看到了应琛。

    她生病的事,谁都没告诉,只有李欣桐。她只想安静的死去,不惊扰任何人。不想看到他们为她难过。

    可是她却没想到,她会在这里死去。

    她嘴里念叨着什么,两个字,声音极小极小。

    她颤抖的伸出手,在空中想要抓住些什么,此时的房间里安静的可怕,只有沈菲弱小却又断断续续的呼吸声。

    她艰难的扯了扯嘴角,滚烫的眼泪从眼角流出,手臂缓缓垂下,那双本该明亮耀眼的眸子,突然的闭上了。

    应琛,我再也不会缠着你了。

    ……

    夜色饶人,在这凌晨时分,街道都空荡荡的。

    “死人了死人了!”酒店的服务员指着楼上的房间颤颤巍巍的道。

    越来越多的人围在酒店的外面,人声鼎沸水泄不通的,“听说死的是个女人,也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好像是从酒吧带出来的,该不会……”

    “听说死了之后还有一个男人跑出来……”外面的人议论纷纷,表情都十分冷漠,都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

    一辆黑色宾利刚好经过此处,看到周围的人将酒店围得水泄不通,心里很是不耐烦,便觉得有些许纳闷,“应总,这里好像出事了……”

    应琛揉了揉眉心,正预备着让他开车离开,突然听到有人说这里面有一个女人死在了房间里,而且好像还是个年轻的女人,应琛叹了口气,并没有太在意,他现在脑子痛的厉害,他看了看酒店,心脏突然剧烈的痛了一下,他没去在意,而是不耐的的道:“晦气。”

    那人不再说什么,径直开着车往前行驶。

    应琛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了家中,没了昔日里的吵闹声,也没有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