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有的是证据(1/2)

作品:《给我理由忘记你( 沈菲 厉延东)

    “沈菲,你活着都斗不过我,更别说死了!”许久之后,沈雨默眼中闪现出一丝恨意。应琛是她的人,她不会让任何人夺走他的心。

    “雨默,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办。”赵琴担心的看着她,“我看应琛,没有以前在乎你……”

    “够了,他只不过是突然迷惑了而已,他会想通,活着的才是最重要的!”沈雨默满脸怒意,要不是她在床上昏迷了三年,哪里会有沈菲,她和应琛的孩子都满地跑了!

    “沈菲不过一个死人而已,查清楚以后,应琛有什么办法吗?他能让她活过来吗?他如今自欺欺人,等他知道真相后,来日方长,我会挽回他的心。”沈雨默声音冷冽却又坚决。

    他没有那么爱沈菲,所以当初她才能有机可趁。她能从沈菲手里抢走应琛一次,就能抢走第二次!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沈菲连和她争抢的资格都没有了,应琛已经没有选择了,唯一剩下的一个选择,就是她。

    想到这里,沈雨默勾了勾唇,她只需要静静的看着应琛接受现实就好。

    “可……可是万一应琛移情别恋呢?你岂不是什么都得不到?所以啊,听妈的话,尽早和他结婚!”赵琴还是很担心。

    “行了,妈,我们最近什么事都不用做,只要好好养病,怎么做我知道,不用你来教我!”沈雨默不耐烦的拿过被子盖在身上,皱着眉头。

    应琛从医院离开,开着车来到了他秘书给他发的位置。一路上不知道闯了多少个红灯,他慌张的赶了过来,还没下车便看见不远处的几人。

    刚下车,秘书便急匆匆的跑了过来, “总裁,在赌场找到的,他不配合,我们就把他给打晕了!带到这里。”

    应琛浑身上下透着一抹寒冷,他眯着眸子一瞬不瞬的盯着地上的男人,“弄醒他,你们到外面去,我有事情想要问他!”应琛神色晦暗不明,吩咐道。

    马上有一个穿着西装的人,不知道从哪里拎来一桶水,毫不客气的全部倒在男人头上。

    男人感觉到冰冷的触感,尖叫着醒来,看到一帮人围着他,心里顿时有点慌,他看着应琛,有些害怕他的眼神。

    “你们是谁,你们放了我,你们要什么我都给,都给……”男人惊恐扑倒应琛脚边,诚恳的说。

    “我让人把你‘请’过来,是有些事情要问你,你最好,如实告诉我,不然后果,你明白的。”应琛看着男人,声音隐隐带着怒火。

    “好好好,我一定老实回答,不敢有半点隐瞒!”男人害怕,惊恐的说,他实在想不到,他到底哪里得罪了眼前的男人。

    他虽然是个小混混,但是从来没有加入什么hēi社会,一直只是在酒吧乱混,占占那些不正经女人的便宜。按理说,不可能会惹到hēi社会才对啊!

    应琛旁边的人纷纷离开,退到工厂门口。

    “二十六号那天晚上,你是不是从酒吧门口,带走了一个女人!”应琛黑着脸问道,问一次,他心疼一次,如果不是他,是不是沈菲就不会失踪。

    到了这个地步,他还是不能接受沈菲死了这件事。他宁愿相信,沈菲是逃走了!

    “是啊,那个女人长得可真漂亮,身材也好!你是因为她才?”

    男人像是想起什么,连忙道:“我什么都没做,什么都没做啊!”他那天晚上,真的一点便宜都没得到。

    顿时他就一脸后悔,不但一点便宜都没有占到,还惹得一身骚。

    “是吗?那你告诉我,你带走她以后,发生了什么,一点一滴都不能漏了!”

    想到眼前这个男人竟然把沈菲给带走了,他就气得发狂,恨不得现在就杀了他。他愤怒的的看着他,不错过他的每一个字。

    “那个女人被我带走以后,我把她带去旁边的小宾馆,到了以后,她一直昏迷,我只当做是她酒喝多了,本来想做点什么,但是她突然开始吐血,我慌了,然后我就跑了,我真的什么都没做啊!”男人努力想想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对应琛说道。

    他那天是真的害怕,所以才逃了……

    应琛脸色不明,冷冷的看着男人,“你对她做了什么!”

    “我什么都没有做啊,最多摸了两下,她就开始吐血,我害怕,我就跑了,哪来的心思做什么!”男人以为应琛说的是是他害了那个女人,才导致那个女人死亡的。

    这个罪名一旦成立,天啊,那可是死刑,就算不是死刑,也差不多了!

    吐血……

    应琛再也克制不住他的怒火,直接狠狠地给了男人一拳。他接受不了,沈菲怎么会死?

    “你为什么不救他,为什么要跑!为什么要把她带走!”他发泄着心底的怒火,发泄着心底的痛楚。这么多天,他不相信的事情终于落地,她真的死了。

    如果这个男人不把她带走,他出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