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是我来晚了(1/2)

作品:《给我理由忘记你( 沈菲 厉延东)

    一个天使心肠,而另一个却是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蛇蝎心肠。

    沈雨默还想再开口说些什么,电话却在这个时候响起来。而应琛原本只有冷漠的脸上却突然多了分焦急和担忧,接电话的时候表情也分外的凝重。

    “沈雨默,我说的话希望你放在心上。”应琛说着拿起放在床边的外套,穿上就要走。

    “阿琛。”沈雨默伸手拉住应琛的衣袖,开口想要挽留。

    应琛连多余的眼神都没给她,毫不留情的推开她的手,闪身走了出去。

    沈雨默虚弱的躺在床上,却还是不死心的喊道:“在你心中,难道就只有沈菲吗?我呢,我又算什么。”回答她的,只有应琛的关门声。

    应琛离开病房,开着车飞快的驶出了医院,来到沈菲所在的地方,他却犹豫了。

    门里的是他费尽苦心找了许久的人,他盼了许久的人。可是他强烈的心跳在告诉他,他竟然不敢面对。

    “轰。”他慢慢的推开了工厂的大门,一个很重的大铁门,满是灰尘。灰尘洋洋洒洒的落在他笔挺的西装上,他也不在意。

    他眼中,只看到了躺在地上的那个人。就算是阳光阴暗,他也能看出来,那是沈菲。

    那个曾经整天围绕在他身边叽叽喳喳的沈菲;那个会偷偷的看他被发现后又装模作样的沈菲;那个会为他做许多事情却绝口不提的沈菲;那个一心一意对他好,而不在乎他给的满身伤痕的沈菲……

    沈菲,沈菲,地下这么脏,这么凉,你怎么不起来呢。

    应琛慢慢的,一步一步的靠近地上安静的人儿,身体却是止不住的颤抖。

    走到尸体前面,应琛还隐隐的闻到了尸体腐烂的味道。他不觉得恶心,只觉得心痛。

    那个巧笑倩兮的女孩,活泼开朗的女孩,生龙活虎的女孩,现在却变成了面前一具冰冷冷的尸体。毫无温度,毫无感情的躺在他的面前。

    还是最后一次见沈菲时候穿的衣服,只不过现在是脏兮兮,破烂不堪的。

    等看到沈菲的脸的时候,应琛却充满了怒意。

    一张脸上,横七竖八的划满了刀痕,他甚至看不出来沈菲以前的半点样子。而尸体的身上,也是布满了伤痕,触目惊心。

    血肉外翻,像是遭受了极大的侮辱。

    他捏着拳头不发一语,眼中被沈菲的伤口填满,那一道道伤痕让他快要支撑不住,他想知道,是谁连一具尸体都不放过!

    “应总,节哀顺变,人死不能复生。我们还是出去吧,把尸体交给专业的人来处理吧。您在这里,也不干净啊。”调查的人看应琛对着尸体发呆,心中犯怵。他虽然是个五大三粗的老爷们,但是对于鬼神一向害怕。

    这个废弃工厂听说以前就老出事,后来废弃后还经常有人抛尸到这里来。所以他才抱着侥幸的心理过来找找,没想到一进门就看到了躺在地上的尸体。小心翼翼的确认了一下,确实是要找的人没错。

    他当然不敢接触,可是看应总这样,莫不是被什么迷住了不是。

    “你去找财务,把我跟你说的价钱领了吧。”应琛没有听从调查人的劝告,反倒是走上前,缓缓蹲在地上,抱着沈菲的尸体,看着那张让他日思夜想的脸。

    她生前他没能给她一个拥抱,给她一点温暖,只能现在来弥补。

    “我来了。”温柔至极的声音从他口中传出,只可惜,怀里的人却再也感受不到了。

    调查人看着应琛默默的叹了一口气,世间文字上万,却只有这个情字最是致命。再强大的人在它面前,都显得不堪一击。

    等到身边人走后,应琛缓慢的抱紧了怀里的尸体,红了眼眶。

    “沈菲,是我啊,我来看你了。你怎么这么不乖,你说说话,你和我说说话。我以后再也不离开你了,你起来好不好,我们回家好不好。”说着怀里人再也听不到的话,应琛终于忍不住放声大哭,泣不成声。

    眼前的人,风风火火的闯入他的生命短短几年,却在他终于准备接受的时候悄然离去。如今只留下一具尸体给他。

    他在商场上决断,在人圈里精于算计,可是他终究还是算不到自己头上,还是失去了她。

    应琛抱着沈菲的尸体许久,好了情绪后,才缓缓放开,用最好的葬礼举行。

    “把她葬在山上吧,她会喜欢的。”他声音沙哑的说着,听得出来他此时的情绪十分的低落。

    应琛痴痴的看着沈菲面目全非的尸体躺在地上,周围还充斥着废弃工厂排放出来难闻的味道,让人一刻也不想待在这个地方。

    “对不起,是我来晚了。”

    应琛仍旧很难过,深邃的眸子里闪烁着痛苦的神色。

    这样的应琛从没有人见过,大概在所有人的眼里应琛都只是一个帅气多金性格却又冰冷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