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有些人只能怀念(1/2)

作品:《给我理由忘记你( 沈菲 厉延东)

    此时沈雨默还不知道他话里的意思,见应琛这么久都没有动她,就连警察也没有来找她,她便以为,应琛对她还是有一些感情的。

    这样一想,她胆子便大了起来。

    她以为,只要她说些好话,这件事便不了了之了。

    “阿琛,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会了。你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我们带着孩子好好过日子。”

    应琛眯了眯眼,轻笑道:“你该道歉的,是我吗?”

    沈雨默身形一顿,随后咬了咬牙,转身对着沈菲的墓碑一字一顿道:“对不起沈菲,当初都是我的错,是我嫉妒你,是我太狠毒,对不起,对不起。”

    “跪着说。”

    沈雨默一口牙齿都快被咬烂了,她缓慢的跪在沈菲的墓碑前,不停地道歉。

    不远处,开来了一辆黑色轿车,车子停在应琛身边,从上面下来两个人。

    应琛指了指沈雨默,不带任何起伏的道:“把她带去医院,务必让这个孩子流掉。”

    沈雨默听此,惊恐的回头看向应琛。

    两人缓缓的靠近沈雨默,她下意识的起身便跑,两人追了上去,应琛连眼神都没多给一个,走到沈菲的墓前,小声道:“对不起,脏了你的地方。”

    他坐在墓碑前很久,看着上面的照片,那浅笑盈盈的模样让他不由得勾了勾嘴角。

    天色渐渐暗了下去,那两人拖着沈雨默来到应琛面前。

    她身上脏兮兮的,神色疲惫至极,只是那双眼睛里透露着无尽的恨意。

    恨?他不怕恨。

    他挥了挥手,让他们按照他的吩咐去办。

    直至天空彻底暗了下去,应琛才缓缓离开了山顶。

    他把手机交到了警局。

    第二天一早,刚刚流产的沈雨默便被警察带走了。

    赵琴哭喊着去到了应氏,在应氏门口大吵大闹。

    说的话,皆是应琛怎么没良心,怎么狠毒。围观的人很多,就连记者都纷纷跑来采访赵琴。

    应琛对这件事没有采取任何措施,他压根就不理睬,等赵琴说的累了,他还派人送了水去。

    下班时,赵琴坐在应氏集团门口,等着应琛出来。

    沈雨默是她唯一的女儿,她就靠着沈雨默过上富裕日子。现在沈雨默被抓了,她当然眼不下这口气!

    下午五点,应琛出了公司大门,赵琴瞬间上前拦住他,正要说话。应琛递给她一张支票堵住了她即将说出口的东西。

    “这份文件签了,支票就是你的了。”

    赵琴看着支票上巨大的额度,哪里还管的了文件上是什么,三两下签了字便拿着支票离开了。

    秘书出来看见这一幕,有些疑惑,“总裁,你对她,这么仁慈?”

    仁慈?他会吗?

    应琛勾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两天后,当赵琴再次出现在应氏门口时,应琛便直接送赵琴上了法院。

    那份文件是她签的字,证据确凿,她违约了,而赔偿的金额让人咂舌。

    应琛压根没有给她一丝同情,赔不出来?那便去陪沈雨默。

    他给赵琴支票,又让人抢了支票。以赵琴的性格不会善罢甘休,以为能讹他一次,便会有第二次,他就在办公室,等着她上钩,让她和沈雨默,相依为命!

    所有对沈菲不好的人都被他解决了,可他心底却仍然阴郁。

    那个会给他阳光的人,再也找不到了。

    他开着车,行驶在这诺大的城市,心里空落落的,不知道归宿在哪儿,就连家,他都没有兴趣回……

    两年后,婚礼现场。

    女人看着眼前硕大的海报,眼睛突然有些酸涩。

    她穿着普通的衣衫走进了酒店,在这奢华的地方,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她在人群中张望着,像是要找什么人。

    灯光突然暗下,一对新人走了出来。

    男人穿着挺拔的西装看上去气宇轩昂,而女人则是把手放在男人的臂弯处,笑的柔情。

    俊男靓女的组合,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开始欢呼,只有她。

    她默默的坐在角落,等这场婚宴结束后才走向后台。

    男人薄唇轻抿,面色淡漠的换好衣服准备去到筵席,却被人突然拦住。

    “好久不见。”女人嘴唇轻启,缓缓吐出几个字。

    “好久不见。”应琛勾了勾嘴角,有一种看见朋友的喜悦。

    “两年了,你还是结婚了。”李欣桐说不出心里的感觉。当初沈菲死的时候,应琛的难过,她能感受到。

    那种绝望和无助,让她以为,应琛这辈子或许都会活在回忆里。

    可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