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你算计我?(1/1)

作品:《爱你,流年易逝 许音音韩东野

    韩东野却只有恼怒,他像是被触了逆鳞,手指一把钳上她的下巴,从喉骨发出的声音冷薄彻骨,

    “许音音,你耍什么花招!两年前为什么结婚你心里难道不清楚,你不过是因为钱自愿被我玩了两年而已,你以为,你一个拉琴的有什么资格做韩太太!”

    拉琴的……

    她明显愣了一下,然后眼泪更大颗的向下落去。

    是啊,在他心里,她就是一个拉琴的,为了钱爬上他的床。

    他早就忘了,她为何拉琴,为谁拉琴。他也不曾想,当年那么多人觊觎许氏,她为何唯独主动找到他。

    她是有多贱,偏偏爱上这个男人?

    “我不离婚,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会离婚……”她忽然站起来,满身狼狈一时全部展露,脸上却只有决绝,

    “韩东野,你说的没错,你那么有钱,那么会赚钱,我怎么可能和你离婚……而且,我怀孕了,我……”

    女人尖锐突兀的哭叫声打断了她接下来的话。

    江小蔻痛苦的倒在韩东野怀中,他忽然目光凌厉,额头上的青筋都暴了起来,呼吸声急促的像是喘息,一扬手就给了她一耳光。

    火辣辣的刺痛,打得她耳中嗡嗡直响,两眼发黑,他的声音从齿缝间挤出来,“许音音,你算计我?”

    她跌在地上,痛得眼泪刷刷落下来,却被他一把拉住往外拖,腕上剧痛入骨,几乎要被他捏碎,“来人,开车,去医院——”

    ……

    手术室白色的灯光刺得许音音睁不开眼睛。

    她耳边还回荡着轿车上江小蔻心痛的哭泣声和韩东野温软低沉的安慰,他始终握着江小蔻的手,像是握着这世间最珍贵的东西,他在江小蔻耳边轻轻说,“小蔻,放心,只有你才能生下韩家的孩子……”

    他是向来冷硬凉薄的男人,不曾对任何人软语温存,即便是待她最好的时候,也比此时差上一分。

    不过,那也是很美的时光。

    他工作忙碌,时常在别墅忙到深夜,她知道他喜欢听琴,所以有时便彻夜陪他,在阳台给他奏上舒缓的音乐。

    那时,他只要放下最后一杯咖啡,总会走到阳台抱住她,说,“韩太太,你真好。”

    然后他也忍不住会问,“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听琴呢?”

    她当然知道,十年前,她就知道。

    “……”

    冰凉的触感将她的回忆拉了出来,有什么伸进了她的身体,意识到那是什么,她浑身颤抖起来,声音都在哆嗦,

    “不要,不要,你们在做什么……你们对我的孩子做什么……”

    戴着白色口罩的医生走过来安抚她紧张的情绪,“许小姐,您放心,韩先生吩咐过了,手术我们会做的很干净,不会让您受苦的。”

    她眼泪流出来,像是陷入几分痴癫,像哭又像是笑,“那是他的孩子,他吩咐你们做的干净一些……好狠的心,真的好狠的心……”

    她还在挣扎,可是手腕和脚腕都被紧紧禁锢住,她动不得,嗓子喊破了也不会有人来救她。

    尖锐的针头刺向她的手腕,是……麻醉?

    请记住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