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我要怎么再拉琴(1/1)

作品:《爱你,流年易逝 许音音韩东野

    “许音音,你敢伤我,我必还你十倍,百倍。”江小蔻脸上的伤口已经暂时包扎好了,翘着腿坐在沙发的位置,唇角的笑阴狠恶毒,却很开心,“刚刚还是不怕死的模样,现在叫的这么大声,博取同情也有点晚了……”

    “去。”她朝那两个保镖指了下手,两人压着她的手腕便展开了匕首。

    许音音惊恐的只有尖叫,“江小蔻,不要,你不要伤我手指,不要伤我手指……我还要拉琴,我要怎么再拉琴……”

    她老师倾尽一生心血教她的琴艺,她父亲母亲自小的精力付出,她这一生除了韩东野最爱的便是拉琴,江小蔻已经抢走韩东野,为什么连这个都要夺走!

    她哭喊的凄厉,“韩东野,我知道你在外面,你听得见……你放了我,你们划我的脸,断我的腿好不好……不要这样,不要伤我的手指……”

    韩东野站在外面,隔了一层木门,可他至始至终没有说话。

    刀子划了下来,她叫的撕心裂肺,却喊不出完整的句子,手指根本挣脱不出来,只有绝望,恐怖,和骨肉相错的声音……

    一根,两根……那匕首未开锋,手指断了外面却看不出来。

    “韩东野……韩东野……”

    她的心已经死了,只机械性的叫着那个男人的名字,声音凄厉,却是喊给自己听。

    他不爱你,许音音,这个男人自始至终都不爱你啊……

    最后一根手指废掉,江小蔻拍拍手从沙发上坐起来,捏住她的下颚,“好了,这次算是给你点小教训,许音音,下次你若是再分不清谁是这韩家的女主人,我要的,可不是你的手指这么简单!”

    许音音听若未闻,两个男人放开她,她便一下栽倒在地上,她就跪在那把小提琴前,手一直控制不住在颤抖,手指却怎么也握不起来,大颗大颗的眼泪从她脸上落下来,无声无息。

    送走江小蔻,韩东野却在夜色刚落下时折返回韩家。

    她还躺在那个房间里,像是一直都没有挪动,手指的淤血已经泛上来,手指根根呈坏死的深紫色。

    他看她听到他进屋的动静眸子转向她,伸手想扶她一下,她忽然回身环住他的脖子,“韩东野,为什么?”

    “六百多天,每个夜晚我拉着琴陪你,就是这样手,这双手……你看它现在变成什么样子……”

    她的表情太过凄凉,韩东野下意识的想要避开她,只是他忽然发觉抱着她的感觉很好,两年的婚姻生活,他从不曾这么抱她。

    可他深邃的眸子投在她脸上,说出的话依旧冷薄,“许音音,这件事是你自作自受,怪就怪你心思变得歹毒竟然会去伤害小蔻……”

    “这次责罚是有些过,但我理解小蔻,她没有什么安全感,这次受欺负如果不加倍还给你,怕你以后变本加厉。这次断指,你就权当是个教训!”

    许音音心里凉的彻底,面上却就低低笑出声,韩东野看着她,心里忽然莫名的燥热,“你笑什么?我说的话很好笑?”

    “韩东野,”她唇角轻扯,带着烟视媚行的不屑,“你竟然觉得我现在还会为了你做那种龌龊的事,你是对自己有多自信。”

    请记住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