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我不知道(1/1)

作品:《爱你,流年易逝 许音音韩东野

    韩家客厅一侧的房间。

    整个暗厅都弥漫着一股血腥的味道。

    几十平米的房间里聚着三个男人并不拥挤,却在那韩东野带着江小蔻踏进房间的那刻,气场和氛围的阴森血腥充斥到极点。

    “问出来了吗?”

    韩东野没有朝那血肉模糊的人瞧上一眼,不急不缓的走到中央的黑色皮质沙发坐下,休闲衬衫黑色西装裤,优雅矜贵的一尘不染却仿佛浑身沾着血光。

    他的助手眉头跳了一跳,摇头。

    “韩东野,你这是做什么——”

    江小蔻认出地上的人,惊惧万分,可她刚出声,沙发前摆着的小茶几一脚被男人踢翻——

    沉闷房间里巨大的一声响如惊雷炸在人五脏六腑之上,温度陡然又降了几度。

    房间中央趴着着气息微弱的男人正是江大川。

    血迹模糊下依然能分辨一张黑瘦猥琐的脸,牙关咬的死死的,双眼最深处已然现出如干柴一般的颓废和惧意。

    笔挺熨帖的西装裤下是擦得锃亮的黑色皮鞋,看似不轻不重的踩到男人黑瘦的手指上。

    “江大川,我既然可以将你保送出来,也就可以让你无声无息的你在这里。”

    他俯身,眸光如刀锋剜到男人黏着血迹的眼皮上,脸上除了冷漠没有其他任何的表情,“说,当年的事……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

    江小蔻心里只有惊惧和恨!

    那个女人,那个莫名其妙出现的女人,她一句不经意的话,韩东野竟就要把她哥哥打成这副样子!

    他到底是着了什么魔!

    趴在地板上的男人只眼珠微微动了动,从江小蔻身上停了片刻,好半天,乌紫的两片嘴唇动了动,“韩先生,当年的事是我该死,我之前都招供过了,哪里有什么你不知道的——”

    男人话还没说完立刻就惨叫出声,韩东野眸色愈深,望着地上因为惨痛而面目狰狞的男人,已经明显的不耐,“不要以为我不敢弄死你……如果你想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

    他话说到此便尽了,皮鞋却并未离开男人的手腕,明明看不出力道,那男人却惨叫的愈发厉害,皮鞋一收回去,一桶冰凉的冰水便朝男人正正浇了上去。

    身上的断裂处浸上刺骨的冰水,江大川哆嗦的几乎要昏厥去。

    韩东野坐回沙发里,优雅英俊到颠倒众生的脸阴鸷的几乎要结出冰,“想起来了吗?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

    “我……我……”男人痛的在地上忍不住的哆嗦,气息虚弱而断断续续,却愈说愈急,“我……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啊——啊——”

    他不能说。

    江小蔻已经提前打过招呼,只要他自己认着一切,她早晚都能想办法把他弄出来,但是他如果今天他招了,韩东野一定会让他和她一起死在这里。

    他本来还不信,如此一看韩东野的样子,他绝对做的出来。

    韩东野只是轻动了眼角,身后的保镖放下手里得冰桶,皮鞋朝着男人膝盖便是一脚,不松开,狠准的碾压。

    请记住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