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异常(第1/2页)

作品:《叶夕颜萧君泽

【更多最新章节 哈密小说网 m.hmtxt.com】

    马车颠簸着继续前行。

    马车里,沈予初依偎在楚择炎怀中。

    “所以其实不是你谋反,而是皇上认为你功高震主,寻了一个由头钳制你。”沈予初道。

    楚择炎点头,“我早就发现了宫中异常,也早早做了准备,只为了一旦发生异变能够安全应对。我自然是不希望这一天真的来临,但那日皇上诏我入宫的时间太反常,所以我进宫前,提前做了安排,让你先离开,我在出宫时,也使了金蝉脱壳之计。马车遭遇埋伏,而我已经不在马车之上。”

    他又解释:“这么久才来与你汇合,一是我一直寻找出城机会,二是我身份特殊,太早与你汇合,会增加你的危险。”

    沈予初对这个解释仍然不满意,还要控诉他,楚择炎却脸色微凝,捂着心口重重咳出了血。

    沈予初大骇,一阵摸索,终于发现了楚择炎身上的伤。

    那是箭伤,伤口没有得到很好的处理,血水晕染大片,伤口处已经溃烂发脓。

    其实从刚才起她就觉得楚择炎哪里不对,但是她又说不出来,原来他受了伤还一直强忍。

    “为什么不说?”沈予初红着眼眶,怨怪地瞅着他。

    他究竟是忍受了多大的痛苦,才能在她面前掩饰得这么好?

    楚择炎抹了一把唇边的残血,笑道:“本王还没那么虚弱。”

    沈予初当即褪了他的衣衫,替他重新处理伤口。

    白皙纤细的指尖捏着纱布,仔细地滚过楚择炎的肌肤,楚择炎低头瞧见沈予初微红的眼圈和鼻尖,心中一动,揽过沈予初的腰,转身将沈予初压在车壁上,低头便衔住了她的唇。

    沈予初双手抵在楚择炎的胸膛上,微微挣了挣。

    她的羽睫轻轻颤了颤,终究没有推开他。

    楚择炎心下欢喜,“予初,我好想你。”

    一句低沉的情衷,呵成了这一路上的缠绵。

    车队经过一片林子,大家决定稍作休息。

    亲卫们拾材烧火,楚择炎看这些日子吃的都是干粮,便下令让大家去林子里捕猎,让大伙开开荤。

    沈予初扶着楚择炎到大树边透透气,却听楚择炎噗嗤一笑。

    她奇道:“你笑什么。”

    楚择炎道:“我只是开心。”

    “开心?“沈予初怀疑楚择炎是不是不仅身上受了伤,脑子也伤到了。

    一群人狼狈地东躲西藏,亡命天涯,有什么可开心的。

    “好像你还从没有主动这般亲近我。”楚择炎说着,低头看了一眼沈予初挽在他胳膊上的手。

    沈予初脸上蓦地红了,辩解道:“我这只是看你受伤了,医者仁心,照顾伤者而已。”

    楚择炎也不与她争辩,脸上洋溢着满足的笑意,来到树根旁歇下,又说:“只要是你在身边,我怎样都开心。”

    沈予初瞪他一眼,自顾自的拨弄火堆,不理会他。

    去前方勘探的护卫回来,向楚择炎禀报:“爷,前面不远处就是一座村镇,官府管辖痕迹不重。”

    楚择炎沉吟,-->>(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