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她的决绝(第1/2页)

作品:《叶夕颜萧君泽

【更多最新章节 哈密小说网 m.hmtxt.com】

    沈予初回到住处,楚择炎正在院子里做木工。

    他只穿着一身素色印花袍服,但是与生俱来的矜贵和气质,让他即便过着平凡百姓的生活,做着质朴的活计,也耀眼斐然。

    好像他做的不是木工,而是在雕刻一件惊世艺术品。

    她从后面绕过去,自他身后环住了他的腰。

    “你在做什么?”

    楚择炎担心伤到她,小心翼翼放下手中的工具,才回过身抱住她,“以前在王府,你喜欢躺在摇椅上晒太阳,如今没有条件,我便想着亲手给你做一张摇椅,这样以后你便可以坐在我为你做的摇椅上晒太阳。”

    沈予初心里忽然止不住地难过,鼻头一酸,眼睛蓦地红了。

    她以为自己能装得很好,可是那委屈和伤心就似决堤的洪水,眼泪似泉涌般扑簌簌往下掉。

    楚择炎看她如此,慌了神,忙伸手替她拭泪,“我的好夫人,这是怎么了?”

    沈予初摇摇头,“你一个堂堂王爷,为我做这等粗重活计……”

    她拼命抑制自己,眼泪却止不住地掉,楚择炎以为她这是感动和内疚。

    “你愿意跟我吃苦,我该感谢你才是。”楚择炎笑着轻抚她的乌发,“这些日子,我忽然觉得,若是能这么过一辈子,也不错。粗茶淡饭,岁月静好。我们有一个自己的孩子,我养家糊口,你相夫教子。”

    沈予初抬起头看他,忽道:“择炎,那我给你生个孩子,好不好?”

    楚择炎微微怔愣,他有点不敢置信,又有些许期待,一双眸子闪烁出了希望的亮光。

    其实就算没有孩子也无所谓,他高兴的是,她终于愿意接受他。

    她也跟他一样,想要一生一世一双人。

    沈予初踮起脚,闭起眼去吻他。

    她的吻笨拙又急切,楚择炎唇角勾起一抹宠溺,深情地回吻,他很快占据主导地位,引领着沈予初。

    两个人的呼吸声逐渐粗重,楚择炎一把抱起沈予初,进了屋。

    缠绵悱恻,旖旎满屋。

    楚择炎醒来,他感觉自己似乎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但是床上的凌乱证明他们之前的温存是真实的。

    枕边还遗留着沈予初的香气,沈予初人却不见了。

    楚择炎以为沈予初是起来为他熬药去了,想起昨天沈予初与他的柔情蜜意,楚择炎不自觉唇角勾起,眼底有浓得化不开的深情爱意。

    “予初。”

    楚择炎披衣起身,走到屋外也没有瞧见沈予初的影子。

    院里熬着药,火却已经灭了,药似乎早已经熬好。

    楚择炎发觉不对起来,沈予初的衣物似乎都不见了。

    不,应该说是消失得彻彻底底。

    心中升起惊惶,他再折回屋中,发现桌上留了一封信,信上是沈予初的字迹:

    永别,勿念。

    寥寥数字,却是决绝的诀别。

    楚择炎忽然想起昨日沈予初的反常,他真傻,那时候怎么就没有察觉到呢。

    昨日沈予初还说要跟他有一个他们的孩子,一起共度余生,他不相信沈予初会这般无缘无故离开。

    她一定遇到了什么危险。

    楚择炎刚欲出门,欲寻沈予初,门外一阵铁靴杂沓的声响,一队玄甲兵迅速鱼贯而入,包围了屋子。

    紧随其后,一身黄袍的皇帝出现在士兵之后。

    “皇弟,你让朕好找。”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