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张:人心啊人心(2/3)

作品:《诸天无限扮演

了,爬不起来,只能大声求救。

    虽然没有摇到人,但却被一头心怀慈悲,品德善良的九色鹿听到了。

    “哇,这是九色神鹿,传说中救苦救难的九色神鹿?”

    那人眼睛瞪大,发现了站在上方的九色神鹿,连忙挣扎起身,一边磕头,一边说道道:“求神鹿救小人一命,求神鹿救小人一命。”

    九色神鹿的原身喜欢四海为家,不会在一个地方待的太久。而每到一处,就会布施恩德,救人劫难。

    它的名气,也就被人不断的传播称颂,这行人知道它的存在,也不足为奇。

    夏无忌发出“呦呦”之声,十分温和,安抚那人的情绪。优雅的走上前去,正要施法将那行人救起,忽的蹄下一震,似乎触动了某种机关。

    接着,一张大网就铺天盖地的向他罩了过来,将它牢牢笼住,动弹不得。

    “哈哈,这头蠢鹿果然上钩了。”

    丛林中一阵晃动,七八个猎户走了出来,用贪婪的目光望着九色鹿。而先前掉入陷阱中的那人,也被猎户用绳子拉了上来。

    原来先前所发生的一切,都是陷阱。

    而陷阱所针对的对象,正是夏无忌,或者说是九色神鹿。

    夏无忌伏在地上,四肢弯曲。虽然被困,却没有半点惊恐,依旧充满了优雅而慈悲。

    他将目光望向其中一个猎户,这猎户瞧着颇为眼熟、

    夏无忌得了原身的记忆,思忖片刻,就明白了一切真相,开口到:“三天前,你跌入沼泽,我将曾救过你一命,缘何如此?”

    原来,猎人在上一次打猎中,陷入危险,被过路的九色鹿所救。

    猎户得救之后,向同村人说起此事,同村人也不以为意,只当做一件怪谈。却被一个商人得知此事,也就是先前跌入坑里的瘦小男子。

    那商人知道九色鹿的珍贵,向猎户许以金钱,将之打动。变告诉了九色鹿所在,同村中猎人一同布下陷阱,欲要捕杀九色鹿。

    那猎户显出一丝羞愧之意,但一想到白花花的影子,整个人又很快被贪婪所占据。

    他的目光死死的盯着九色鹿柔顺的皮毛,如玉珊瑚般的鹿角,冷声说道:“感谢你救我一命,只是我有妻儿老小要养活,生活贫苦,请你再救我一次吧。”

    一种猎户围着夏无忌,如货物般打量着,不时的发出讨论。

    “好漂亮的皮毛,别的不说,单是这皮毛,就够兄弟们发一次财了。”

    “愚蠢,此鹿通灵,若是将它献给国王,那就是加官进爵,金银财宝,享用不尽。”

    夏无忌登时就要起身踹人,却又想起了九色鹿的那一团善念,长吐一口气,默念了几句“我是一头善良的神鹿,我是一头善良的神鹿”,又抬起头,凝视一群猎户。

    “上天有好生之德,今天算你们命好,速速退去,莫要自误。”夏无忌催动神魂之力,散发出一股神圣的气息,向四面八方的扩散。

    一群猎户被神魂之力扫中,顿时怔住,心头生出诸多念头来,尤其是被九色鹿救过的那人。

    “九色鹿救我性命,我却要害他,简直禽兽不如。”

    “这头鹿能够开口说话,有了灵性,与人无异。如此作为,岂不是等于害人性命?”

    “此鹿神异非常,救人性命,若是害他,只怕遭受天谴。”

    念头在一众猎户的脑海中闪过,他们面上显出挣扎之色,犹豫不定。

    是杀?是放?

    是生?是死?

    是良心?还是金钱?

    皆是一念之间。

    其中,那瘦小的商人很快就显出贪婪之色,大声说道。

    “这不是神兽,是妖怪,它在用妖术蛊惑我们。不要听他的蛊惑,你们看看他的皮毛,看看那一双鹿角,这一定能够卖出天价,让你们一辈子都衣食无忧,再也不用与野兽搏斗,让父母妻女担心。”

    一众猎户的挣扎之色更甚,而被“九色鹿”救过的猎户向前一步,面上露出贪婪之色:“不,我不要一辈子都待在山沟里,我要出人头地,我要荣华富贵。”

    有了他的带动,其余猎户脸上的挣扎之色渐渐消失,转而浮现出同样的贪婪、狠戾之色。就算有一两个人想要退缩,可被裹挟之下,又如何能够保持本心?

    “荣华富贵,金银财宝,都在这头鹿身上,又如何能放过?”

    “这头鹿妖会妖法,杀了他,不然我们都可能中他的妖法。”

    “不,活的价钱才更高一些,敲晕他,但不要伤了那漂亮的皮毛。”

    “好。”

    很快,他们就统一意见。

    一个身材高大魁梧的猎户,提着大棒,向九色鹿走来。

    “为什么你们就是不听劝告,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