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六章:我一个滑铲,直接就被狼肚子喂饱(2/3)

作品:《诸天无限扮演

鹿角相抵,丝毫不肯退让。

    九色鹿走进,散发出神圣的光芒,声音温和:“大家相亲相爱,何必为了一点小事争吵打斗,伤了和气就不好了。”

    两头雄壮的公鹿双眼通红,死死盯着对方,鼻孔里喷出灼热的气息,鹿角不断碰撞,没有任何一头理会夏无忌,完全将他视作空气。

    丛林法则充满了残酷,这场斗角是勇气、力量、耐力的比拼。

    赢家获得尊敬、配偶、食物,至于输家就一无所有。它们自然懒得理会夏无忌,要是一分神,输给对方就悲剧了。

    群鹿用好奇的目光打量着这一头陌生的九色鹿。

    一身漂亮的皮毛的确很容易获得群鹿的好感,那如珊瑚般的鹿角更是让它们目眩神迷。像这样不凡的鹿,在交配方面,有着天生的优势。

    但若只要皮毛,没有力量,在残酷的森林中,可并不怎么受欢迎?

    那么,这一头看起来十分优雅的鹿,该如何劝诫两头鹿?

    这关系到他将来在鹿群众的地位。

    砰!!

    那头九色鹿低头轻轻朝一撞,看起来没有用上半点力量,但另外两头鹿却如遭重击,身子一下就侧翻到在地。

    “我让你们别打了,耳朵聋了?还是被毛堵了吗?”

    九色鹿依旧很温和,却显露出让鹿群惊讶的力量。

    “呦呦,外来者,干预我们的决斗,你会付出代价。”

    两头雄鹿不甘心的从地上爬起,脑袋依旧昏昏沉沉。

    它们双眸却通红,退后几步,四蹄猛然瞪地,脑袋微垂,用鹿角对着夏无忌,矫健的身形如风般撞了过去。

    砰!砰!

    两道略显沉闷的碰撞声后,两头雄壮的公鹿仿佛喝醉了酒一般,踉跄后退,一下就倒在地上。

    周围的鹿十分惊讶,若说第一次这头九色鹿击退另外两头鹿还是出其不意,有取巧的嫌疑。

    第二次就是在正面碰撞中,轻而易举的将两头公鹿击败。

    看起来仿佛没花半点力气。

    就仿佛是一头成年的公鹿,在逗两头刚出生的小鹿玩。

    一众公鹿投出敬畏的目光,在丛林之中,强大的力量,总是能够获得尊重和敬仰。

    至于母鹿,她们看夏无忌的目光,让它想到了赵忠祥的名言:春天到了,万物复苏,又到了动物们繁殖的季节。

    换句话说:我要给你生个鹿崽子。

    “大家都是鹿,要相亲相爱,你们怎么会打架?”

    经过了一番“角斗”,夏无忌成功在鹿群中竖立了形象。他就好似一位温厚而不失威仪的王者,在平息下属们的争斗。

    而两头公鹿也很干脆的认输,认同夏无忌来当它们的调停鹿。

    “那一片鲜嫩的绿草是我先发现的,他要来和我抢!”左边的一头公鹿道。

    “分明是我先发现的。”右边的一头公鹿道。

    “我先!”

    “我先!”

    两头公鹿争吵起来,口水互喷一脸,似乎又有干架的趋势。

    幸好鹿之间的语言表达非常贫瘠,不至于以对方父母为中心,展开十八辈的亲切问候。

    夏无忌“咳咳”两声,将两头公鹿的注意力吸引过来,问道:“那一片绿草在哪里?”

    两头公鹿指了指河岸的一角,果然有一小片极为鲜嫩的绿草。

    夏无忌走过去,在两头鹿懵逼的眼神中,三两口就把那片绿草给啃了,还不忘教训道:“都是成年鹿了,怎么能这么儿戏,为了一片草就打架。还是让我做出牺牲,把这片罪恶的草地吃了。”

    “草,很嫩、很滑……”最后,它还不忘对这草做出评价。

    春季初至,这些刚发芽的嫩草果真清脆可口,还带着淡淡的甘甜,真不戳。

    两头公鹿:“……”

    整个鹿群:“……”

    原来这不是什么正经公鹿。

    争夺的绿草被啃了,对面这头九色鹿又打不过,两头公鹿冷哼一声,各自再寻草地吃起来。

    一场生死恩怨,就这样被夏无忌化为无形。

    其余鹿见没热闹看了,也各自散开。

    不过有好几头雌鹿向夏无忌走来,呦呦鹿鸣,明松秋波,似乎还一点都不在意和它来个多鹿运动。

    夏无忌看了看几头雌鹿,这位镇杀两位数妖王的宁掌门,不由往后退了退。

    我是想要草。

    但我不想草啊。

    你们要矜持啊。

    就在这时,一阵微风吹过,原本清新的空气忽的多出了异样的味道。与此同时,还有淅淅索索的声音传来,似乎是皮毛与树枝灌木摩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