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撒谎的‘匹诺曹’(2/3)

作品:《秘术师的现代生活指南

   他们大摇大摆地离开了林家的别墅,又大摇大摆地走出了这片别墅区。

    ……

    林家别墅会客厅里,颜承二人刚离开别墅,侧房里的钢琴声戛然而止。

    一个老人从钢琴前起身,拿起旁边的手帕擦了擦手上的汗,随后转过身走到门前,拉开虚掩的门。

    瞧去,明眼人会立马发现,他跟倒在沙发上的“林俊茂”有一模一样。哦不,换种说法,沙发上的“林俊茂”跟他一模一样。

    他们的神态,走路的姿势都完全一致。几乎是同一个模子里印刻出来的。

    “颜先生……”他声音沙哑,同大多数老人一样很粗。

    “那个颜先生,也会有分不清真假的时候吗……”

    他像是在自语。

    但另一道声音,接了他的话。

    “某些时候,真的是假的,假的就是真的。”

    一个穿着黑色长袍的年轻男人从镜子里走了出来。镜子是卓歌刚才照的那面镜子。他的黑色长袍上从胸口到下摆绣了副怪异的兽的花纹,像是多重古书上的凶兽杂交拼接在一起的,没个具体样子,但看来又觉得神奇,尤其是那对眼睛,像漩涡一样。

    他很白,白得像是上了rb歌舞伎的妆容,但也不见着眼角和嘴唇抹红,就只留给渗人,没有美感。

    “我还是有些不放心。”老人摇了摇头,“他毕竟是颜先生。”

    年轻男人走到沙发上瘫倒的“林俊茂”身边,伸手在他天灵盖摸了摸,然后拔掉“气门芯”。顿时,“林俊茂”像是皮球泄了气,憋了,很快就焉成一张纸。

    年轻男人将这张纸折起来,放进袖口。

    “林老先生,可别忘了,颜先生也是人,只要是人,就都会犯错。”年轻男人微微眯起眼,他的双眼很黑,瞳仁比一般人大上一些,“只有死人才不会犯错。”

    老人不想直视男人的眼睛。这令他感到烦躁。

    “希望如此吧。”

    “你只能选择相信,不是吗?”年轻男人微笑看着老人。

    “也是。”老人苦涩一笑。

    他吸了口气又问:“颜先生那边真的不会发觉?”他还是有些不放心。

    “不会,他收走的确确实实是真的灵魂。”

    “谁的灵魂?”

    年轻男人舔舐了一下嘴角。舌头本只是普通的红色,但在白得发黑的脸色衬托下,格外刺目。

    “林老先生不用知道这个。”

    “阴倌的秘密?”

    “当然。”年轻男人笑了笑。

    “如果他发现了那不是我的灵魂怎么办?”老人是久经商场的人,即便对神秘侧的事知晓不多,但基本的还是要问。

    男人微微弯了弯眉,“放心,我们接受的委托是让你活下来。阴倌一脉虽然见不得人,但接了的委托,就一定会完成。”他低声一笑,“呵呵,正好,我也有事找他,看他是不是像传闻那样……神奇。”

    老人叹了口气,他只能相信这个男人。毕竟,要让他独自面对颜先生,没有任何可能活下来。

    “林老先生,期待下次合作。”

    年轻男人说完,转身走回镜子。进去的方式很诡异,像是一滩水,就那么融进去了。

    会客厅里只剩下老人。

    老人不知为何,忽然有些畏光,走到大窗前,将窗帘拉了起来。

    之后,他坐在沙发上。或许是没注意,他不偏不歪,正好就坐在先前那个“林俊茂”倒下的地方。

    仰躺着,面朝吊灯,闭上眼。

    他脑中盘旋起四十年前这一天的景象。

    那位先生到底是四十年过去了也一点儿没变。语气、神态、动作、样貌,他都记得很清楚。因为那位先生实在是难以让人不每时每刻惦记着,太过了不起,也太过可怕。

    他深深吸了口气,掏出块怀表来。

    揭开表盖,一张有些泛黄的粘片贴在里面。照片上是位美丽的姑娘,晏晏之笑,如春风,如秋菊。姑娘穿着件好看的大衣,大衣胸口处别着一朵精致小巧的金色玫瑰胸花。照片右下角写着时间:一九八三年十一月二十三日。

    老人摩挲着这张照片,细声呢喃:

    “连颜先生做的金玫瑰都留不住你……我还能留得住你吗?玉珊,受不住就受不住,摘了那朵胸花就行,何必想不开呢……”

    恍惚一会儿后,他深深吸了口气,起身打算离开这里。

    刚一动作,他忽然皱起眉看着茶几。

    茶几上有一个拇指大小的木偶,像木偶历险记里的匹诺曹,但没有眼睛和嘴巴,只有一根长长的鼻子。

    他看得出神。不知这小木偶有什么魔力,偏就让他着了迷,看着它一动不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