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前因(2/3)

作品:《凝花落成霜

    “师妹。”一道突兀的女声响起,打破了当下这份温馨。

    柳若凝慌张的从墨离的怀里抽身,转头望了过去。

    蓝箐一袭紫衣裹身,外批一件白色的披风,裙幅褶褶如雪倾泻于地,一张标准瓜子脸上,一双黛眉紧皱着,双眸似水,却带着淡淡的冰冷,似乎能看透一切,她站在不远处的桃花树下,惊讶的捂着朱唇,似乎不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

    “师妹,你竟然和魔君风墨离深夜私会。”

    还不待柳若凝解释,又是一道清冷的女声传来。

    “师姐,你现在相信我的话了吧,我早就告诉你,柳若凝和风墨离的关系不一般,她今日一定会和风墨离见面的。”一道鹅黄色的身影从大树后慢慢走了出来。

    莫雅黎玉手轻挑,捋着额前的一缕秀发,勾起一边的唇角,扬起一抹邪魅的笑容,让人一眼望去就忍不住陷入她深邃如海的琥珀色眸子里。

    “闭嘴,我有问你话吗?”蓝菁呵斥一声,眼里满是厌恶之色,她又转过头,看向柳若凝,声音冰冷不带一丝感情,“若凝,我问你,你为何夜半时分和魔君在此?”

    “师姐,我是来劝墨离放弃明日之战,他已经答应我了,明日不会应战。”柳若凝往前走了两步,挡在了风墨离的身前,急急的解释道。

    蓝菁留意到她的举动,唇角微微一扯,冷冷一笑,眼神里慢慢的涌现出一抹杀意

    她们三人同为南离宫的弟子,她最先入门,师从剑宗逍遥子的门下,柳若凝后她入门,却得以拜在掌门陆庭峰的门下,陆庭峰对柳若凝一直另眼相待,宗门里最好的资源都用来培养柳若凝,是以柳若凝不过双十年华已经是宗门第一人,她这个大师姐却一直屈居第二。

    论天赋,论刻苦,论道心,她自认样样不输柳若凝,凭什么宗门最好的资源都落在她的身上,前几日,掌门更是把日月双轮都赐给了柳若凝。宗门内盛传,柳若凝将会是下一任掌门的接班人,怎叫她不心生嫉妒。

    莫雅黎斜靠在大树上,将蓝菁的杀意尽收眼底,她唇角的笑意肆意的加深,她微微的侧过身子,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柄暗器。

    “大师姐,柳若凝分明在包庇风墨离,她的话,你可千万别信。”莫雅黎脚下轻点,跃上了树梢,一双玉腿交叠,一只手轻托着下颚,以一个无比妩媚的姿势,斜趟在树干之上。

    “闭嘴,这里还轮不到你说话。”蓝菁用眼角的余光扫了她一眼,不屑的收回了视线。

    她们三人之中,她最看不上莫雅黎,她原本是霓裳阁的弟子,后来在机缘巧合之下,带艺拜入南离宫。

    霓裳阁的女子个个都是倾城之姿,又修习魅惑之术,哪怕不用仙法,单凭一颦一笑,都能把男人们迷得神魂颠倒,在她看来,这都是低贱的勾栏做派,她向来嗤之以鼻。故而,若无必要,她从来不和莫雅黎说话。

    莫雅黎自知她对自己的厌恶,也不生气,耸了耸肩头,继续看着热闹。

    “若凝,魔族之人生性狡猾,又凶残无道,风墨离身为魔域之主,他的话你也敢信?明日仙门百家就要围剿魔域,你这个时候和他见面,是在给他通风报信吗?”

    “大师姐,我没有。”

    “大师姐,魔族没有你说的那么不堪,我相信墨离,他不会骗我的,明日之战,他一定不会出战的。”柳若凝急急的替风墨离辩解,殊不知她的这番举动落在蓝菁的眼里,更是让蓝菁坚信了她是在给魔族通风报信。

    “若凝,你过来,和我一起杀了这个大魔头,我就相信你,否则,你就别怪我替师门清理门户。”蓝菁说着话,手中陡然出现一柄寒气逼人的长剑。

    “大师姐,墨离真的答应我了,你相信我好不好。”

    “冥顽不灵。”蓝菁懒得再劝诫,一抛手中的长剑,长剑横在她的身前,她十指连动,掐了一个法诀,长剑瞬间分身出无数把,剑尖直指柳若凝和风墨离,隐隐的蓄势待发。

    “风掣。”蓝菁冷喝一声,身前的长剑抖动起来,长剑带着劲风,风驰电掣般射向他们二人。

    “月耀。”柳若凝娇喝一声,周身顿时升起一道结界,一柄形如弯月的法器绕着她不停的打转。

    “你这个叛徒,为了护着风墨离,竟敢与我动手。”蓝菁怒不可遏,口中默念法决,无数的长剑又合成一柄,冲着柳若凝急射而去。

    “雕虫小技。”风墨离不屑的冷哼一声,一步上前,将柳若凝护在身后,同时右手发力,一道无形的劲风和长剑撞击在一起,两股力量在空中胶着了片刻,长剑寸寸断裂,散落在地。

    蓝菁的法器碎裂,只觉嗓子一甜,猛然喷出一口鲜血,脚下一个踉跄,单膝跪倒在地,眼里一闪而逝一抹诧异。

    她自认自己的法力并不算低微,竟然在风墨离手中走不过三招,是她自负了。

    风墨离手掌一吸,地上的断剑碎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