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我不记得了

作品:《我若放手,再无归期

    众人被赶走,苏暖全身战栗

    慕容修收紧了怀抱,“暖暖别怕,我在”

    苏暖一把推开慕容修,“你不在!”

    慕容修的心被狠狠地扎了一下他不在,他在她需要的时候不在他……

    几个穿着制服的警察走了过来

    “苏小姐我们是警察,请您跟我们去警局一趟”为首的警察客气的说道

    “你们做什么!”慕容修护着苏暖,冷声质问道

    “苏小姐跟一件杀人案有关,麻烦您……”警察压低了声音说道

    “你胡说什么!”慕容修气恼的出声

    “我跟你们去”苏暖抽出被慕容修拉着的手,缓步上前跟着警察一起上了车子

    慕容修回过神急忙跟了过去一起上车

    “慕先生,我们理解您关心您太太,但……”警察还想说什么

    慕容修拿出手机直接拨了律师的电话

    警察迟疑了一下还是喊了开车

    苏暖全程没看慕容修一眼平静的跟着警察进了警局

    询问室

    慕容修强势的坐在苏暖旁边他跟局长通了电话,警察自然也阻止不了他

    “苏小姐”

    “嗯”苏暖抬眸

    “您认识这个男人吗?”警察拿出一组照片

    苏暖蹙眉看过去瞬间脸色惨白,身体颤抖不止

    “暖暖你还好吗?”慕容修立刻伸手抱住苏暖

    苏暖精神恍惚的厉害,没推开慕容修,“他他……”

    “他是不是那晚在月儿山跟您遇到的男人?”警察有些着急的问道

    月儿山,是去慕家老宅的必经之路,慕容修扔下苏暖的地方……

    慕容修脸色阴沉如墨,正要开口责骂

    “是”苏暖低低的出声,同时推开慕容修,双手环肩,“他是其中一个”

    慕容修看着身体颤抖却强撑着的苏暖,心痛如绞,他甚至不敢想象她那么一个柔弱的女子在黑暗中如何面对这些恐怖的记忆

    “苏小姐,这个人叫赵全武,被人发现死在月儿山上,死亡时间是您……被发现在山脚下的前几个小时,致命伤是胸口被一根树枝刺穿,树枝上有您的指纹”警察眼睛盯着面色惨白的苏暖,缓缓的说道,似乎在努力的想要勾起她的回忆

    “你什么意思!”慕容修刷的起身,护住苏暖,“我太太是受害者!”

    “慕先生,我只是在询问案情”警察无奈的出声,如果不是慕容修他早就把人请出去了,但,慕容修来头太大,他动不了

    苏暖身体颤栗的蜷缩,“我,我不记得了”

    警察愣住,慕容修也愣住

    不记得了?

    “苏小姐,您怎么会不记得”警察追问道,“您记得这个人的样子,怎么会不记得施暴的过程,他们是几个人抓住您去了哪里,做了什么?您是不是……”

    “啊!”苏暖尖叫出声,她一把推开自己面前桌子,起身就跑,她害怕,似乎那些狰狞的声音就在她耳边回响,甚至那些恶心的触碰都犹如重现一般

    “暖暖!”慕容修急忙跟过去,一把抱住苏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