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暖暖,真的要去吗

作品:《我若放手,再无归期

    苏暖颤抖的厉害,“啊,放开我!”

    慕容修的心被生猛的刺痛那晚的经历,是苏暖一辈子的痛,一辈子她都不会忘记他也不会!

    警察也上前,“苏小姐……”

    慕容修狠狠地瞪了警察一眼

    警察无奈的抿唇任谁都想象得到苏暖是自卫伤人,自卫伤人,她不会判刑他们也能结案,现在慕容修不许审苏暖,他们怎么结案?

    慕容修收紧了怀抱

    苏暖忽然抬手推开了慕容修“我可以接受催眠”

    警察先是眸光一亮,接着眉心几不可见的蹙了一下,苏暖接受催眠是她真的忘了当时的事那中间会不会有什么变故而且让她接受催眠,等于是再经历一次当时的事……有点残忍

    “不行!”慕容修沉声拒绝

    苏暖起身看了看慕容修,“我想记清楚再看见你的时候,更真切”

    慕容修高大的身体晃了晃,为了恨自己苏暖对自己真够狠

    “可以的时候,打给我”苏暖低头写了自己的号码,转身缓步出门

    慕容修回过神,急忙跟了出去

    苏暖已经晃悠的走出了警局,阳光落下照在她的身上,没有一丝温暖的感觉……

    慕容修大步跟上,一把抓住苏暖的手腕,“暖暖,别去催眠”

    苏暖看着慕容修忽然笑起来,“慕容修,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慕容修愣住,“暖暖,我……”

    “是不是一定要把我的心烹了你才开心?”苏暖看着慕容修,眼泪顺着她的脸颊缓缓落下,“你知不知道什么最残忍?”

    慕容修身体收紧,声音像是被掐住一样

    “不是我经历的那些痛苦,是你,你给我了希望,又轻易的碾碎!”苏暖抬手胡乱的在自己脸上擦了一把

    “我们永远不会有以后,别再出现,是你对我最大的宽容”苏暖转身大步离开

    慕容修身体定住,别再出现……

    慕容修好容易找回自己的意识,抬头,程子皓迎面走过来,伸手抱住苏暖,苏暖没挣扎,两个人一起上了车子离开

    程子皓……

    程子皓喜欢苏暖,慕晟也喜欢他,他,慕容修的眸光凝注,程子皓再合适苏暖也不行,他不能没有苏暖,即使苏暖恨他,他也一定会把苏暖的心暖过来,好好爱!

    苏暖接到警察的电话进行催眠是三天后

    程子皓陪着苏暖,他开车,“暖暖,真的要去吗?”

    “嗯”苏暖淡淡的应声,她目光落在窗外,风景不断的后退,她知道接受催眠对自己来讲很残忍,但,她还是要接受,她撞到头,那天的记忆有一部分她忘了,她记得自己被人按在地上,记得自己反抗,记得自己摸到了很多血,但之后经历了什么她为什么会从山坡上滚下去,她并不记得

    她到底有没有被他们侵犯,她并不知道

    她必须知道,即使结果可能是让自己更加难堪,她也要清楚,痛的清楚明了

    程子皓了解苏暖的性子,微微吐了口气,两个人都没再说话,一路到警局,门口等着一个人,慕容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