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寒秋(1/1)

作品:《薄夏初 薄煜深

    薄夏初以为,十二岁那年她被薄家从孤儿院领养,便可以就此得到救赎殊不知,往后的日子对她来说,才是真正的地狱看不到希望……

    ……

    深秋冷夜,细雨潇寒

    窗外漆黑的树影婆娑摇曳屋内空气里却弥漫着浓郁的爱糜

    夏初像只受惊又不敢反抗的小鹿身体习惯性的缩成一团

    “我……我今天生病了”她声音轻柔低弱,说完立刻垂下眼睑,小手不安的抓着被单

    她想掩饰内心的慌张却被面前的男人一眼看穿

    “生病了又怎么样?”男人嗤笑一声,伸手捏住她下巴,迫使她与自己对视

    她的目光避无可避在他幽幽的注视下 身体止不住颤抖闭上眼睛痛苦的承受

    “疼……求你,轻点,好吗?”

    以为借病这个男人就会心软他不但没有反而在彻底要了她之后更加肆意

    “薄煜深,不小叔……能不能放过我?我真的不舒服,你就放过我吧”

    薄煜深夏初养父的弟弟,比养父小十四岁,平日里是衣冠楚楚的总裁此刻则是披着温雅外衣的恶魔

    这一刻她恨极了眼前的男人,而自己又没有一点反抗的能力

    烟雾缭绕,醺遮他正睥睨她的那对深邃暗眸,安静的,带着几分审视

    夏初抓起床上的薄被慌乱的盖住自己,缩在床角,像只愤怒的小猫,伸出爪子却又不敢挠他

    这一幕,看得薄煜深血液窜涌,碾灭手里的烟,再一次朝她逼近

    “看来刚刚还没满足你”

    “不……不要,薄煜深,放过我,我是你的侄女啊!”

    “我知道,可是我们并没有血缘关系,夏初”

    夏初使劲的推搡他不断压下的胸膛,一遍一遍提醒他的身份

    薄煜深仿佛听不见,盯着她白嫩如瓷的肌肤,眼眸暗沉

    很快她身上的薄被扯落,只剩下一片冰凉

    夏初尖叫着,绝望的闭上了眼睛,自己的尊严在这样的夜晚被重复的践踏,何时才是个尽头?

    这时,敲门声骤然响起

    “咚咚咚!”

    随即传来薄建豪的声音:“小初,大半夜不睡觉你在做什么呢?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夏初躺在床上,登时吓得浑身僵硬!

    乞求的眼神望向上面的男人,她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生怕下一刻薄建豪会推门而入

    “取悦我”

    薄煜深不但没有收敛的意思,反而得寸进尺

    “不……”

    夏初骇得眼泪都滚了出来

    男人却没有半点要放她的意思,低声威胁:“不然我现在就可以让我哥进来,让他看看,你是怎么下贱的勾 引我”

    “薄煜深,你……你就是禽 兽!”

    “最好快点,我可没那么多耐心”

    听不见回应,薄建豪焦急的又敲响房门:“小初,是睡着了吗?怎么不回爸爸话呢?刚刚还听见你房里有奇怪的声音”

    薄煜深却突然一个翻身,卷着床上的夏初,砰咚滚到了地上!

    她坐在薄煜深的腿上,惊恐的扭头望向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