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我的孩子

作品:《锦云深处愿相忘(叶丝夏 秦钰)

    秦珏在医院里陪着叶丝秋的这段时间。

    叶丝夏就在那个看起来已经看不见阳光的屋子里漫无目的的等着。

    除了白天黑夜,偶尔有人来送饭之外,这间屋子里已经没有其他的人,就连一个可以说话,交流的人都不剩。

    屋子的门再一次打开的时候,叶丝夏坐在床边,抬起头来已经不抱任何希望,当看见秦珏的那一刹那,就像是疯了一样急忙赶到秦珏的跟前。

    机会!这是她从这里离开唯一的机会!

    “秦珏!叶丝秋的事情真的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但是只是想要摆脱他,根本没有想过事情会变成这样。”

    秦珏一脚将叶丝秋踢开:“你要保住肚子里的野种,我成全你,可是叶丝夏你为什么偏偏要拿走我的孩子,你觉得事情到了这个时候我还能够轻而易举的放过你?”

    浑身的血液凝固住。

    叶丝夏再一次抱上秦珏的腿,双眼通红。

    叶丝秋还在可能会滑胎的事情,这段时间叶丝夏也没有没有想过,可是当所有的真相就这样放在自己的面前时,一切才显得更加的可怕了起来。

    “秦珏这件事情我真的不知道会这样,我从来没有想过让她肚子里的孩子出事,况且当时争执中的摔倒,怎么可能孩子就那样没了。”

    “我的孩子,可不抵的你肚子里的贱种。”

    说完秦珏一把将叶丝夏从地上拉了起来,二话不说就拽着叶丝夏往门外走。

    叶丝夏的手死死的扒着门边。

    与秦珏相处了那么长时间,这是第一次让叶丝夏感受到慌张。

    “你要干什么?要带我去哪里?”

    “我的孩子没了,当然要你肚子里的野种来偿命,叶丝夏看在我们两个人之间那么多年的感觉上,就算是我便宜你了。”

    叶丝夏慌张的摇了摇头。

    泪水已经在这个时候忍不住夺眶而出,从未有过那么慌张的场面,随时随地心都已经提到了嗓子眼。

    这个孩子是她的,无论是谁都不能夺走的声音在耳边一遍遍的响起。

    难以克服的是此时此刻来自于心底的恐惧。

    “求求你,不要拿走他,他还没有出生,不管怎么样都不应该经历这些。”

    “你和秦铭背着我做了多少龌蹉事我现在不清楚,可你和他的孽种,我是不可能会留下的!”秦珏双眼微眯成一条线,手狠狠的捏住叶丝夏的下巴:“这些话你都给我听好了,我今天所有的一切都是你逼我的!”

    “秦珏……”

    秦珏松开手,狠狠将叶丝夏扒着门边的一点点的扣开。

    指头生疼,叶丝夏含着眼中的泪水一个劲的看着秦珏摇头。

    对方如同以前一样没有任何的怜悯,就好像毁掉叶丝夏本身就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

    “秦珏这是你的孩子,难道也一定要打掉吗?”

    叶丝夏逼不得已说出真话。

    身体微微颤抖,面对秦珏不再激烈的拖拽,依旧没有平静下来。

    “你的孩子,我知道你眼里只有叶丝秋的孩子,我肚子里的什么都不是,可对于你来说不重要,对于我来说是不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