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可笑的家(1/1)

作品:《锦云深处愿相忘(叶丝夏 秦钰)

    “你竟然敢打我?”叶丝秋捂住脸颊,眼睛里全是疯狂,“我要让你付出代价。”

    叶丝夏并没有害怕,她一直退缩反而助长了叶丝秋的气势,扪心自问,这么多年来,她把叶丝秋当做亲妹妹,什么都让着她,就连秦钰,她都放了手。

    她一直喜欢秦钰,可是叶丝秋先跟他表白,又立刻和秦钰订婚,所以她选择退出,可是一次次的退让反而让叶丝秋更加得寸进尺。

    “秦铭是秦钰的亲哥哥,你怎么能这样做?”叶丝夏想到秦铭哥因为她的原因才变的那么痴傻,被迫在阁楼生活那么多年,心里就一阵刺痛。

    “呵,心疼了?难道你真的喜欢秦铭?不过一个白痴而已,用点小伎俩就上钩了,这是他活该!”叶丝秋恶狠狠的谩骂道。

    叶丝夏浑身颤抖,扬起手掌。

    “爸爸,你快来呜呜呜,姐姐她疯了”还没有碰到叶丝秋,她便歪倒在地,捂着脸颊哭喊着大叫。

    “啪!”叶丝夏被来人狠狠打了一巴掌,“贱人!竟然还敢动手打你妹妹,看来你是不把我放在眼中了!?”

    叶母看见这个样子,在一边煽风点火,“这种恶毒的女人不是我们叶家的人,这叫有其母必有其女!”

    叶丝夏挣扎着躲开父亲的打骂,“爸爸,你听我解释,我根本没有害过叶丝秋,全是她做的,这一切都是她做的”

    “竟然敢诬赖你妹妹?!看来我对你的管教太松了。”叶父狠狠扇了叶丝夏一巴掌,“这可是你亲妹妹!”

    “她可没有把丝秋当做妹妹,狼心狗肺的东西,我们家这是养了只白眼狼啊。”叶母讽刺道。

    叶父抬脚踢到叶丝夏的肚子上,还没来得及下一个动作,突然被人撞倒在地。

    “不准不准”秦铭从后面护住叶丝夏,在看到叶父的时候,疯狂的冲了过去。“坏人坏人!”

    叶父被秦铭撞到了身体,后背一下子磕到了桌角。

    “你这个傻子竟然还敢动手!看来你和叶丝夏还真是有一腿啊,看我不打死你!”叶父怒了,一个傻子竟然敢打他,看他不好好收拾他一顿。

    “别打了,爸爸,秦铭哥他智商有问题,你不要和他一般见识。”叶丝夏新伤添旧痕,浑身伤痕累累,但还是上去劝架,却被叶丝秋拉住了难以动弹。

    “那么心疼这个傻子,看来还真给秦钰哥戴绿帽子了。”

    这两个贱人,如果不是这两个人,她早就和秦钰在一起了。

    “叶丝秋,你不怕我告诉秦钰吗?”

    叶丝秋眼神一愣,松开了叶丝夏,什么也没有说站在了一旁。

    叶丝夏没有多余的心情去管叶丝秋,连忙去劝父亲。

    可是两人纠缠在一起,叶丝秋压根没有办法近身。

    没有人注意,叶丝秋什么时候摔倒在地,也没有注意到地上摔碎的花瓶。

    秦钰听说家里出事了,便急忙赶回来,没想到回来竟然看见这么一幕。

    叶丝秋双手是血,满眼泪水。而叶丝夏却在一旁帮助那个傻子!

    秦铭心疼的抱起叶丝秋,转而怒喝道,“叶丝夏,秦铭,你们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