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更痛苦的滋味(1/1)

作品:《锦云深处愿相忘(叶丝夏 秦钰)

    “叶丝夏,你——”

    他没有想到,叶丝夏竟然会堕落到这种地步。

    敢勾引他。

    很好。

    他手指狠狠扣住她的下巴,同样是情不自禁的愤怒,想要把这个女人狠狠占有。

    “秦钰,叶家不要我了,你也不要我了,求你,别像是对我余情未了一样。”

    秦珏双眼有些错愕。

    原本以为无论如何,叶家还能够成为叶丝夏最后的港湾。

    他想开口说些什么那双手一把将他推开,高跟鞋后是门关上的声音,秦珏紧握着双拳。

    从来没有想过叶丝夏有一天也会推开他先一步离开,他转过头看向那扇关上的门,明明狠极了的人,现在不知道为什么竟然心里却多了几分惆怅。

    深夜,叶丝夏换上常装从无人的街道往家走。

    兜里是今天刚拿到的工资。

    烫的掌心发热,身上似乎还留有那些不安分的手触碰过的余温,就算没有上床,只不过是简单的陪酒,与那些客人说说笑笑,偶尔被宽大油腻的手掌吃着豆腐,这笔钱依旧能够烧的心里微痛。

    这个点没有了公交车,叶丝夏在路上叫了一辆车离开,裹紧了身上的风衣,合眼头靠着窗子。

    “小姐到了。”

    她付钱下车,站在楼下深吸了一口气,双手交错着搓了搓后,强撑着笑容往楼上走去。

    极度疲倦下并没有发觉有脚步声紧紧跟在身后。

    叶丝夏摸出钥匙开门,屋内的灯还亮着,秦铭坐在客厅里看见叶丝夏的同时,双眼里都渗满了笑意。

    “我回来了。”叶丝夏顺手将门合上,看着秦铭笑意柔和:“那么晚你还不睡吗?”

    “等着小夏回来,一个人在家,睡不着,担心,你……”

    “嗯,那等到那么晚饿了吗?”叶丝夏轻声问道。

    秦铭点了点头,叶丝夏浅笑着拿过一条毯子给秦铭披上,才又道。

    “我去煮饺子,我们两个人一起吃。”

    房间的隔音设施并不算太好,声音已经透过房门传到了外面。

    门外的人紧握着双拳,狠狠将门踹开。

    叶丝夏听见声音,急忙回过头,在看见秦珏站在门口的时候愣住了。

    秦珏冷笑着走到叶丝夏的身边,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就拽住她的手往门外走去,叶丝夏拖着身子最后迫于无奈,用一只手拉住了门边。

    “秦珏你疯了吗?你现在到底要做什么?”

    “叶丝夏我倒是没想到你这个女人还真是博爱?现在的日子,是不是很享受?”

    叶丝夏奋力的扭动着手腕,也没能够挣脱开秦珏手中的力度。

    他莫名其妙的出现在了自己新租的房子门口,又匪夷所思拉着她的手准备离开,嘴里依旧说真那些令人内心不快的言语。

    叶丝夏死死的攥着门边,想要挣脱开秦珏手中的力度却没有想到只不过在这样的场面下僵持不下。

    “你现在有你自己的生活缠着我做什么,那么一段时间的折磨你难道还没有报复够吗?我已经这样了,你还希望我变成什么样你才能够满意。”

    “对,就如你所说我还没有够,我要让你尝尝更痛苦的滋味,不然我怎么可能好受!”

    刚说完,一股猛烈的力度就将秦珏狠狠撞到了地上。